《草鞋县令》戏与现世(之三)——李冰治水_什邡市_清廉德阳
今天是:2019年1月24日 设为首页 | 手机版
首页>工作动态>什邡市
《草鞋县令》戏与现世(之三)——李冰治水
发布时间:2019-06-20 来源: 字体大小: 分享至:

微信图片_20190620150207.jpg

 

在戏中

李冰陵是纪大奎兴修水利之地

虽然情节是戏剧的虚构

但纪大奎在什邡治理水患一事不假

甚至可以说

纪大奎治理水患是对李冰治水精神的延续

 

《草鞋县令》戏与现世之——李冰治水

 

微信图片_20190620150249.jpg

 

在包括什邡在内的川西一带,说起李冰,可以说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李冰乃秦时四川郡守。在他的任期内,主持修建了都江堰等多项水利工程,根治了四川的连年水患,使四川成为旱涝保收的天府之国。晚年,他来到章洛大地,导洛通山,修建了朱李火堰,彻底根治了章洛的水患,使什邡成为川西平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90620150240.jpg

 

正是在导洛通山,修建朱李火堰的过程中,李冰积劳成疾,病逝在章洛大地上。两千多年来的多种文献,都记载了李冰因劳致疾,卒葬章山。李冰之死,由秦皇立祠建墓。见于应劭《风俗通》(佚文):“秦昭王听田贵之议,以李冰为蜀守,穿成都两江,造兴田万顷以土,始皇得其利,以并天下。(遂)立其祠(山)也。”东汉蜀郡都水之官员为李冰造像。1974年于都江堰侧出土了建宁元年(168年)蜀郡都水官为冰造的石质大像,其名曰:“故蜀郡李府讳冰。”

东汉顺帝汉安二年(143年),张天师下二十四治(化),在李冰葬所设立“公慕治”“后城治”(《二十四个治图》)。据《唐书·地理志》:“大朗庙在治北五十里,达蓬山之阳,蜀太守李冰神祠。”又《新唐书》:“什邡,武德二年析雒置,有李冰祠山。”明万历间,曹学仝《蜀中名胜记》:“什邡公慕化(治),上有升仙台,为李冰飞升处。”《古蜀记》云:“李冰功配夏后(夏禹王),升仙在后城化(治),藏衣冠冢于章山冢中矣。”志曰:“章山后岩有大冢;碑云‘秦李冰葬所’。”宋熙宁碑即明万历碑(《大安王庙碑》)均有记载:“冰一日巡视水道,至广汉溯江而上(因有马沿河之名)”,“至后城山,遇羽人谓公曰,公之德(注)于民深,名注天府久矣,上帝有诏,命予来迎。遂挟之飞升而去。”今祠之西岭即后城治,上有李斗峰、升仙台即是其地。《汉乘备录》(明代什邡残志)载明人李畅《秦太守李冰祠》五律诗曰:“章山胜地境,上接大蓬颠。禹有功遗处,冰分业继先。三江因地势,一水自通天。解组重来社(大王庙),黎民倍庆颜。”清康熙五十四年,《重修金相寺》碑云:“方亭井鬼之地也。然毕宿大蓬后城山之阳,祭祀河潼大帝大安王庙侧,李公之墓。”任乃强、王家佑、温少峰等学者在其文中更主李冰生于洛、卒于洛、葬于洛之论。罗开玉在其《中国科学神话宗教的协合:李冰为中心》一书中也力主李冰积劳殉职,死于导洛工程中之说,认为“李冰死后安葬在可俯瞰洛水的章山之上。”

而后城治地处洛水朱家桥村的半山腰,是什邡的文物保护场所。清代县令名其为什邡著名八景名胜之“大蓬飞烟”。这里前有高景雄关挺立,后有莲花石奇观独特,李斗峰云环雾绕,足下石亭江咆哮奔腾。放眼绿水青山,陡峭奇峰,天地开阔,眉目舒张。李冰导洛时曾在这里安营扎寨,“李斗峰”三字至今依稀可辨,升仙台摩崖石刻“使承仙造供养”,相传是李冰当年祭天的遗迹,亦是如今的旅游胜地啊!

 

微信图片_20190620150235.jpg

 

李冰虽然已仙逝千年,然则从汉高祖时追封为“昭应公”至清雍正时又封为“敷泽兴济通佑王(清代之前又曾封河潼大帝)”,历朝历代皆有封号,这里不再累述。单说现世,前党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江泽民也曾为李冰挥毫题词:“创科学治水之先例,建华夏文明之瑰宝”,这十六个字是对李冰一生的高度概括。

川剧《草鞋县令》就是在这些史料基础上,进行合理艺术加工演绎,从而塑造了一个勤政务实,敢于为民请命的好官形象。表达了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思想,此乃匠心所在。